沐沐

鸟人计划——读完

      看来东野还是很稀饭滑雪这个题材的,同《白银杰克》一样, 这部小说背景又是滑雪运动,地点在宫之森跳台。但比《白银杰克》少了点滑雪专业的东西,所以可读性还可以,要知道我白银我还是没读完。

      这本书的评价是最具显示恐怖色彩的一部作品,也是他所有科学类作品的创作起点。纵观全书,确实如此,除了天才滑雪手、一开始就被害的榆井,其他出场的角色都展现了人的恶性。

      泰介,这个书一开端就出现的滑雪教练,一开始就让我们知道他是社长的亲戚、及其重视科学、热爱滑雪,随着情节的发展,他为了追求完美的跳雪、利用女儿接近榆井、利用职员测试机器、利用儿子做实验,简直就是自私自利到极致的一个人,但书中的某些话,似乎也在做着辩解:

    (须川嘲笑他所谓的完美是榆井的翻版,没有个性)”个性什么的,在日常生活中发挥就可以了。比赛不需要个性,掌握能常胜的跳雪技术才最重要。……研究他为什么能飞根本没有意义。如果想飞得跟他们一样,那么变成他们就可以了。”“比起充分运用科学获得胜利的一方来说,反而是因追求‘像个正常人’从而败北的那方更具价值”“为体育而生的人,从来都只被要求胜利,而观众也都渴望着超人的力量……只要动用了国家预算,就要不择手段地摘取奖牌。为了这个目的,就去尝试兴奋剂之类的吧,只是不要被发现——这才是世间真实的声音”“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道路,并应该在那条路上找到自己的价值。你能说古典芭蕾中的伴舞就是为了首席女演员而牺牲吗?”

       成功、完美滑雪,在这个人心里,似乎只有这样的念头,他可以为此不择手段,这就是他表达的意思,但他的行为,却间接害儿子失去快乐、女儿成为杀人凶手、还有岛野的死,在这部小说中,似乎更多的是对科学的批判,但又无可奈何,小说最后,一直追查翔的进步的、被JC给予厚望的亮太所在的冰室兴产,也将电脑引入训练,他们是否为重复泰介的实验,不得而知。

      所以我觉得这部东野前期的小说确实只能算是他科学类作品的起点,科学的应用本身绝不是罪孽或者犯罪,如果应用才是要考虑的重点吧。回归小说,本文出现的人物也众多,到最后好多人物的名字也还记不得,有些看上去重点的人物如片冈如夕子,刻画的很不深刻,无法还原成一个“人”,只是简单的符号,如夕子,只知道她酷似并刻意伪装成榆井的母亲、为了兄弟可以勾引别人并最后莫名其妙杀人。。。恭喜东野又塑造了一个让人讨厌的女性,片冈则更加神秘,出场不多,最后却是看穿峰岸的人,另外还有许多滑雪教练和选手的出场。人物混乱,情节也感觉混乱,但看下去还是能了解故事的发展及人物的心理,虽然从头到尾都有一种“榆井君真是死的冤啊”的感觉。

      峰岸,一直认为“只有让榆井站上真正的高峰,他牺牲的时间才会变得有价值”,他认为他当个好教练就是一种“牺牲”,的确,他在榆井的身上花费了很多的时间与经历,但他完全把榆井当成私人的东西,对滑雪、对榆井,根本就是一种变态的感情。他知道“系统”的事情后,“首先是强烈的嫉妒,他无法容忍自己赌上那么多岁月却终究无法得到的东西,被什么‘系统’轻易地做到。如果认同这个事实,那么他曾坚信的如钻石般璀璨的东西将瞬间变成不值一文的石子“。他似乎对科学并没太多的想法, 只是觉得”榆井终有一天会离自己而去,那时自己将一无所有——不仅会失去已逝的青春,还有帮助榆井站在巅峰的梦想“。所以,他的梦想并非是让榆井站在巅峰,而是”他帮助“榆井站在巅峰。所以,他就产生了杀害榆井的念头。但从文章对榆井的描述来看,这是一个没很多想法、忠于对自己好的人的一个小伙子,收养他、指导他的藤村去世,”守夜时,榆井在藤村的馆前一动不动,整晚低泣‘大伯,大伯……’这是峰岸第一次见到榆井流泪“”藤村时候的一个月内,榆井再未上过跳雪台……开朗的他在此期间再没有笑过。“”榆井不经意地把照片翻到反面,表情顿时凝固了。‘向着太阳飞行’——上面这么写道。……第二天,榆井开始恢复训练,像是被什么迷住心窍般狠命练习“榆井对滑雪的感情,既有对滑雪本身、也有对藤村及他梦想的感情、应该还有对峰岸的感情,不细说中间的描述,就说最后”绝不吃其他的药物“及最后舔了下毒药后说”会原谅我吗”的榆井,其实就看出他虽然追求滑雪上的不断进步,但势必不会“抛弃”教练。

      夕子,更加神奇的杀人理由,只为了弟弟,就投药杀了深爱她的榆井,看得人简直是目瞪口呆,后来更只用了“这一晚,被罪恶感包围“这一句话来表现,至于说什么”自首“什么的,额,也就是说说吧。到最后,她都没有去自首。而且从文章看,她面对JC的询问以及各种表现,都很镇定自若,多亏东野并不怎么描写她,不然肯定更讨厌这个人啊!

      亮太,滑雪选手,虽然不及榆井,但有自己的自信和骄傲。文章很多从他的角度出发的镜头,尤其为了探寻翔的秘密,他偷入实验室、请教授帮忙,可以说是揭开秘密的大功臣。但他似乎就是为了泰介的观点,那就是运动员是以追求胜利为目的的,因为翔的表现让他注意和害怕,所以才会有他一系列的行为,甚至有些行为是明显违法的,但从他的角度出发,似乎这些行为也无可指摘,毕竟他是第二名,榆井死了后,他应该是第一了吧,却被毫不起眼的翔赶超,他的压力要比师门的其他选手都要大,他的行动也就更为积极,最后,他阻止翔毁掉实验室,到底是什么想法, 书中没有说明,我们也只能各自猜测。

      JC在本文中的作用很有限,尤其在峰岸一开始已经认定时凶手并作出说明的情况下,还没有有吉教授的作用大。其他人或突然出现做个证人、或只是作为情节的过渡,我也没什么印象了哈哈。

      本文最大的亮点,就是追寻峰岸的动机,虽然最后揭示了夕子才是幕后真凶,但夕子的动机马上就写出来了,也就少了揣测的机会。峰岸,这个大家都认为应当是受害人的家伙,为什么想要杀榆井?从这里出发,文中还出现了翔诡异的进步,从而引出科学对运动的作用。但正如我之前所说,文中似乎想表达科学的滞后性,如最后“杨伯乐”的出现、代表了只有人类才能产生各种变化;似乎想表达科学的非人性化,如对翔的改变(OR改造),但这一点其实应该归咎于泰介吧;还有科学的效果,就像泰介所说的能创造个无数的“榆井”;最后翔对实验室的毁坏也引人深思,从亮太的角度看,是在泰介跟有吉会面之后,这里有一段“(泰介)’将来,会有更多的日本运动员能轻易成为榆井君那样的高手‘泽村耳边传来’咯吱‘一声,他抬起头,发现是翔发出的。翔似乎正咬紧牙关”,而从夕子的角度看,“夕子和文代在厨房说起事情经过时,忽觉背后有人,一回头,却见翔面无表情地站着……就在这一晚,传来了翔破坏实验室的消息”,翔对实验室的破坏,应该是基于多方面的因素——总之,父亲并非一个合格的父亲,大概是最重要的因素吧。

  最后,也要向这部小说里所有滑雪者的梦想一样,我们还是应该抱着坚定而执着的态度实现梦想——“向着太阳飞行”,但也不应迷失自己,最后被梦想所吞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