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沐

东野圭吾——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东野的小说里又一本父女(子)之爱的,小说主要有三个视角:   新世开发体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柚木/前奥运选手绯田/柚木所在的研究所利用遗传基因发现适合体育运动的人才,因带有B型组合被挖掘的伸吾。

      看完小说来理顺关系,柚木主要承担侦探一角,后期主要由他来揭开风美的身世之谜。柚木作为一名体育运动研究员,他认为遗传基因的排列组合对运动有很大的影响,“在运动能力方面,人类并不是生来平等的。当然了,如果只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天赋的差异几乎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想要成为一名世界级的选手,便和人类的天赋息息相关了。""努力是必要的。五十分努力的人,是不可能靠天赋击败一百分努力的人。不过,如果大家都百分之百的努力,那最终决定胜负的就是个人的天赋了“。他在绯田的女儿风美身上发现了F型组合,因此柚木希望能对他和他女儿风美的遗传基因进行研究,但遭到拒绝。为了能得到绯田的支持,他成为风美的宣传员加安全员,为了研究风美的F型基因来自哪里,他不断奔走;

  绯田作为秘密一方的当事人,掌握着线索,推动情节的发展,并负责上演父女爱:不断受挫、离开怀孕2个月妻子的绯田在比赛地收到妻子生下女儿的喜报。归家后退役的他却察觉妻子智代精神上的异样,以为妻子是育儿神经官能症,结果妻子以跳楼的方式告别了父女两人。悲伤的绯田把全部精力倾尽在女儿风美身上,无意间却发现女儿出生成谜,而这个谜底正式解开妻子自杀的钥匙。某一天,绯田接到上条的电话,上条声称因为风美要找绯田谈谈,而这个上条的妻子,经绯田调查,就是那个被偷走孩子的母亲。 上条直言想要对风美与一位女性进行DNA鉴定,并将女性的血液样本留给了绯田,但他自己却前往酒店与风美见面,且介绍为是粉丝。不幸的是,他卷进一起巴士事故,并最终死亡。同行的风美因为遗漏东西而没有坐上同一辆巴士。绯田在与上条妻子的交谈中发现其与风美的血型不匹配,不可能是风美的母亲。为了找寻真相,前往智代的老家查找她的好友。在柚木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与风美长相相似的女人,也是智代的好友。后来更是从上条患白血病的儿子的信件中了解了事情的真相。风美是上条婚外情的私生女。

  神吾父子: 想要弹奏吉他的伸吾家中只有形同失业的登山家父亲克哉,柚木等人抛出安排就业的诱饵,为了父亲和家庭,伸吾“自愿”加入新世开发少年滑雪俱乐部。看似神吾得场景都与主线剧情无关,但到最后巴士事故的真相揭开,才发现其实他一直处在主线中:正是因为他对父亲和家庭的付出·和他对音乐的爱·和练习没有动力,他的父亲克哉才会受到上条儿子的蛊惑,对巴士动了手脚。在意识到父亲是凶手后,他的状态也一直不好,最后上条在医院死亡后,劝父亲自首。

  巴士事故AND上条父子:小说最终的BOSS和受害者。父亲为了儿子能得到骨髓捐赠者,终于决定去认回失散多年的女儿;儿子为了母亲不受伤害,不想让这个姐姐(还是妹妹?)的存在被知悉,不惜请人行凶,为的是让风美受伤不能捐赠——什么鬼,结果受害的是自己的父亲。

  小说整体来看还算中规中矩,有悬疑有推理有亲情有感动,但并没有给我很大的震撼。比起推理,东野在细节感情描写更佳: 文中有一段伸吾因为现实所迫,也为了父亲,放弃自己的爱好和兴趣,不停的练习再练习。店长送了心爱的CD,回家被父亲发现后却把它说成是“不需要的东西”扔进垃圾桶。我觉得这只是伸吾不想让父亲担心,但作为父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儿子的心意呢,所以他出门去,却把垃圾桶里的CD捡了起来。明明只是简单的描述,但这其中透出的感情,却让人感动又心疼;而 风美说出的”因为爸爸是爸爸,我是我。我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通过练习得来的。我的身上没有一点儿与生俱来的天赋。“”身体什么的,无论从谁那里得来都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区别“这边柚木为了说服风美去说服她父亲同意基因研究,但风美所说的话却已经说明她知道自己的出生秘密,但她爱自己的父亲,父女间的感情显露无疑。所以我一直以为风美最后会知道一切,但到小说的最后也没有点明。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看标题是很不清楚其内涵的,不过最后东野还点题了:(克哉)“有一种鸟叫布谷鸟,它把自己的蛋产在其他鸟——比如伯劳或黄道眉什么的窝里。这样一来,布谷鸟便可以让其他鸟抚养自己的雏鸟。”“天赋这种事情,其实就像是布谷鸟的蛋。在本人并不知晓的情况下,天赋就被偷偷放了进去。神吾身上那种胜过他人的体能,就是我放在他血液之中的布谷鸟之蛋。至于他本人是否感谢这种天赋,那就不得而知了。”“可是,那枚布谷鸟的蛋却不属于我。那是伸吾得东西,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从这边的一段剖白来看,要表达的是人对天赋的态度以及作用。也许有些人在一些事情上有过人的作为,但周围的人或者有权势的人不要强制去要求他们做某件事,因为天赋是属于个人的,是否要运用到这种天赋应该由这个人自己决定,在本文中,伸吾和风美都是有天赋的,但结果却对比很明显,就是因为风美热爱滑雪,而伸吾,虽然感谢因为有天赋才能生活下去,但内心却是抵触的,也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两人的对话也很能体现想法:伸吾“倒也说不上讨厌。明明还有其他想做的事情,但却不得不一直忍耐。我只是无法认同这种事情罢了。”

风美“那你放弃滑雪不就好了。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强迫自己。你这种心态是对其他运动员的不尊重。”当然,这里也突出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悲哀,要是家里条件允许,伸吾也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来练习,而风美,作为前奥运选手的女儿家境肯定是不错的。

  小说的最后,一直坚持研究的柚木也看穿了 “有些人虽然拥有卓越的天赋,但却丝毫不为此感到高兴。鸟越伸吾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对他来说,奥林匹克不是梦想,他只想弹好吉他,就算成为补了专业的音乐家,就算没人为他喝彩,也没有任何关系。制药能接触音乐,他就会感到幸福。对于这种人,你不能对他说‘你有天赋,所以就算不喜欢也要好好练习’。因为,这么做就等于无视他的人格。”……“谁也没有阻碍伸吾实现自己梦想的权力“

  东野的有一本背景为滑雪的小说,前面已经看过鸟人和白银杰克,相比之下这本的可阅读性比另两本强,主要在于悬疑推理的因素更多吧。而且涉及到梦想/科学与运动/天赋与人权,虽然没有深入的谈,但包含的东西已经足够多。

  当然,对于小说的犯人与受害者也要唏嘘一番,看到最后,有一种明明可以避免的感觉,但又不是作,更多是人内心的自私吧,小说没有过多描写上条父子,不知道上条对风美或者是风美的亲生母亲是否有愧疚;上条的儿子,明明信里说着风美是受害者,却诱惑他人犯罪来伤害风美,间接还害了伸吾的父亲……还有很多槽点,但瑕不掩瑜,有时间可以一看。



东野圭吾——祈祷落幕时

剧透严重剧透严重,我的读后随笔都剧透严重

1,康代 ,百合子,绵部

        第一章是从康代的角度书写,引出了加贺的母亲百合子离婚后的生活,期间设置了很多悬疑气息,如为什么百合子似乎心怀秘密不愿与人交流/百合子为什么说自己不配做一个母亲之类的,让我们读者急于探索百合子身后隐藏的故事。在这期间还出现了迷一样的男人绵部,这人到底是谁?于百合子什么关系?为什么能找到加贺?他在本书中到底是什么角色?可以说首章就设置了无数的谜题。百合子的死亡又引出了主人公加贺,最后康代看到报纸上的报道又承接了第二章松宫调查的案件。

     简介:康代经营的小酒吧某一天接收了一个叫百合子的女人工作,百合子工作很好,说自己已经离婚并有一个儿子,但并不愿多谈。在她工作期间,和一个叫绵部的男人关系很好。在百合子工作的十几年的后几年,百合子的身体每况日下,最后辞职了。康代不放心,某一天区探望她时,发现她已经死在租的公寓里,可能是心力衰竭而亡。无人可以联系的康代联系了绵部,绵部找到了百合子的儿子加贺但之后就没了消息,加贺领走了百合子的遗物。

2,松宫,道子,越川

       第二章从松宫的角度来写,主要是对第一章最后出现的凶杀事件的调查书写。本书的推理部分其实不显现,更多是对JC如何调查如何推理做了很详细的介绍,相比某些人所言觉得墨迹或者啰嗦,我觉得这才是东野想展现的,推理不是柯南这种一眼看上去都是有用线索的玩耍游戏,更多是由无数无用功堆起来的近乎无趣的工作。

        简介:小营某公寓里发现了一个女子的尸体,JC调查后找不到公寓主人越川的下落, 且死者身份不明。将死者信息做成材料发到日本所有的JC局后,终于找到有价值的消息,并于亲人了解后知道了死者名为道子。于是松宫被派去出差调查道子的公司。松宫认为这起案件与之后发生在附近的流浪汉在河边被杀事件有联系,因为越川的房间给他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3,松宫 疗养院里的女人  博美

      这一章主要讲述了松宫对道子工作的调查,看似有很多啰嗦的地方其实也暗暗隐藏了案件真相的信息,东野对细节的描写极为重视并成功,尤其是后面真相的不断揭露总给人一种“怪不得”的感觉,他似乎什么都要写,但其实挑选了重要的来写,给出的信息都看似无关,实则相关,如这里描写松宫与公司职员交谈并得出道子的性格是“人好/爱帮忙/话有些多但从不说别人坏话/虽然有时候有些爱管闲事,但都是剪刀别人有困难于是忍不住要出手相助”。只有这样的道子,才确实会一直关注初中的好朋友/发现初中同学的母亲后会特地赶到东京去/发现朋友说的已死的父亲后会大声喊以至于父亲担心否认不会让她退缩等之后一系列的行为和剧情……其实后面基本上道子的故事很少了,道子的死只是故事的发端,为了引出更深的秘密,但知道最后,知道真相,我都觉得,道子是这故事里最无辜/最不该死的那一个。

        剧情简介: 松宫和同事出差到了道子的公司,与公司职员对话后又前往道子负责的客户那里。在某个养老院里,松宫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养老院里一个女人被道子认为是同学博美的母亲,但这个女人却否认,为此道子决定去东京。

         这章的调查也极为辛苦,东野在本书中强调了无数次作为JC调查案件的艰辛,只有坚持才能最终解开真相。松宫在辛苦的调查中终于找到了道子去东京的原因,并引出了本文真正最重要的人物博美,及博美导演的《新编曾根崎殉情》,这个无数次出现的戏剧名称与它在明治座上映的信息都是对后文与真相及其重要的。

4,博美  道子 苗村

       这一章抖出了一部分事实与回忆,道子确实找过博美,但之后就离开了。博美因为道子的话回忆起了小时候,尤其是对母亲的回忆,她的母亲在她初中时席卷了家里的财物跑了,留下债务与父女二人,班主任苗村与好友道子对她很好,但高利贷的问题却无法解决。

       这章引出的班主任苗村看似就一笔带过无关紧要,但其实是与博美既有关系,而松宫看到照片时的描写,是为下一章引出加贺。

5,松宫  加贺  

      松宫因为在博美家看到了加贺的照片,为此去见了在日本桥JC局的加贺。加贺表示这是博美请他教几个小演员用剑。松宫讲述了道子案的情况,并透露在河边死亡的人并非被烧小屋的流浪汉,松宫认为这两个案子有联系。加贺建议重新做DNA鉴定,因为从公寓拿到的东西可能是凶手有意换掉的。

     想到后面的真相,博美说的“我身上没有母性,正因为没有母性,所以不打算牺牲自己的工作,也不想要孩子。”这句话真的很悲哀。

6,博美 加贺

       加贺假装不知道道子的事情前去拜访博美,两人互相试探,也互相欣赏吧。

7,松宫 挂历 加贺

      越川公寓里的DNA经调查是流浪者的,流浪者表示不知道他的帐篷为什么着火。而再次调查越川房间里的DNA,则发现与河边尸体DNA吻合。JC在调查道子遗物中发现了每月写着桥名的挂历,但不解其意。松宫无意中将挂历的事告知加贺,加贺说出母亲百合子房间的挂历上也有桥的名称。

        刚开始看到这还以为十二个月份和十二座桥说不定是谜语或者留言之类的,但其实谜底很简单,但不看到后面就是想不到。

8,松宫 加贺 康代

       这一章回到了第一章的康代那里,将道子的案子与百合子连接起来,让人摸不清头脑,故事情节安排的真实巧妙又合理。

        加贺加入调查组,与松宫前去仙台找康代。康代确定死亡的越川就是绵部。中间加贺回忆了母亲在家里时的艰难,因为曾当过酒女不被加贺大家族接受,受到重大压力的百合子可能患有抑郁症。

9,持续调查 洗桥

       “无用功的多少会改变调查的结果”

       文中的加贺也好,松宫也好,JC没有上帝视角,他们只能看到证据,只能通过与相关当事人的谈话从不同的侧面/一个个小碎片中还原事物的真相,所以这一章的信息时很琐碎,看上去虽然啰嗦,但又觉得似乎查案就是这样,从相关人员中无数无关话语中找出有用的那一句,走过无数地方才有一点点收获。

       当然也不用排除存在多写几个字的可能性哈哈

10,登纪子  洗桥照片

       加贺系列就在想登纪子会不会出场,果然安排了情节,这次是加贺主动联系,为了调查洗桥活动时拍的照片,登纪子做摄影记者的弟弟帮忙。另外:弟弟是两人感情的神助攻

11,项链 核电站

       松宫拜访了博美以前的好友,得知博美有个男友,在生日当天送她一条项链。另一方面,JC通过对挂历进行指纹测试,得出绵部经常去的地方有核电站。而加贺通过调查洗桥照片,发现了博美。

      博美应该是与案子有关,但是她到底是不是凶手呢?这一章的矛头直指博美。

12,博美 加贺

       又是一章加贺去拜访博美,两人直接对话的一章。博美的回答近乎完美,而且镇定自若,冷静地让人害怕。

13,苗村

       松宫等人前去调查道子初中老师/行踪不明的苗村。

14,加贺 茂木

       加贺去调查为什么绵部能知道他的地址。

15,苗村 博美 项链

       苗村离婚,而起因是妻子发现他的信用卡账单不对,他买了一条项链,妻子追问后他承认婚外情。

16,打探加贺地址的人

博美

17,博美 苗村

       线索已经都给出,东野马上书写了博美与苗村这对师生恋。

18,横山 绵部

     加贺对博美的初中同学不清楚博美转学的事表示疑惑。松宫前往仙台, 康代证实绵部不是苗村。

19,横山 绵部 核电站

20,博美 加贺

        博美和加贺的第三次直接交锋,相比前两次博美的游刃有余和冷静,这次加贺掌握的情况让博美终于有了动摇,另外,最主要其实是让登纪子拿到博美的头发。

21,事务所是绵部

        文中对核电站用工制度通过工人们心酸的经历和结果予以了抨击,认为“核电站是靠上供活人运作的!”

        绵部就是横山,在核电站上工。另一方面,加贺查出博美的父亲并非死于跳楼,而可能连夜逃跑途中自杀的,但加贺认为真相不止于此。

22,博美

       博美回忆与父亲连夜逃跑,带着恨去见养老院里的母亲。

23,绵部是博美的父亲

24,博美 伪装自杀

        博美父女逃跑途中,遇到了在核电站工作的横山,横山垂涎博美。为了获得金钱,博美去横山的车上,但在亲热中博美又不同意进行交易,反抗中失手杀掉了横山。博美父亲于是将横山伪装成自己,让博美报案,而他从此后就只是横山。

25,横山不是横山

       横山姐姐出照片,证实后来的绵部并非横山。博美去养老院看过她母亲后,她母亲自杀了。

26,博美 父亲 苗村

        博美的回忆,父亲伪装自杀后父女两见面分外小心,但还是被追到东京的苗村发现了。

27,真相大白

       东野最新的加贺系列新作,东野把加贺家庭这个大坑填上了,而且更前文都有对应,比如为什么母亲离家出走;为什么与父亲有这样的死前约定等等。另外,要再次拜服在东野高潮的讲故事技巧之下,这次的小说推理因素其实很少,但通过不停的设置悬念,还是让我们对小说爱不释卷,而且很多真相是作者让读者知道的,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加贺一家/博美一家,小说将两条线巧妙的融合起来写。加贺一家,母亲因为有心理疾病,害怕伤害到自己的孩子,只能选择离开;博美一家,母亲因为嫌弃父亲,不管自己的女儿携款离家,生命的最后靠“赖”在养老院,却不承认已经很有成就的博美是自己女儿,最后甚至不敢面对自己的女儿而自杀;博美的父亲,因为高利贷带女儿连夜逃走,并且已经想到了自杀,因为女儿错手杀人想出伪装自杀的主意,作为另一个人活在世上,见女儿都要偷偷摸摸,唯恐自己成为女儿的挡路石,甚至为此不惜杀死两人,最后相当于自杀。

        加贺那条线,固然,百合子最后的人生是寂寞的/悲惨的,没有母亲照顾的加贺也是让人心疼的,但还是觉得(尤其是对比之下)温情居多,加贺的父母其实还是相爱,先不论两人的行为是否符合你我的期待或者某些人想地理应有更好的结局,就东野的描写来看,两人的性格也决定最后的悲剧。但是这悲剧中也带着温馨,父母之间的理解和爱,最后对对方的愧疚,对儿子的爱,在加贺系列里都是能感受到的,他们带给加贺的,也是正面的积极的东西,所谓的正能量也不为过。

       博美这条线,就是满满的悲剧,可谓让人又怜又恨。一切源于博美母亲的离开,而且你离开就离开了,还借高利贷,还卷走家里所有的钱。所以博美对母亲的恨是可以理解的,是理所应当的,就因为她,害得博美父女呆不下去得连夜逃走,因为没钱博美差点出卖肉体,因为不甘博美杀死了一个男人,父亲虽然活下来了但父女两不能正常见面了。文中父女间那近乎畸形的感情也得到了解释,因为他们彼此只有对方,他们守着相同的秘密,他们都在为对方而活。父亲想要看到女儿的梦想成功,女儿想要父亲活着。所以博美明明知道父亲杀了苗村和道子,没有对父亲谴责,除了因为她也是杀人犯,更多的,恐怕是对父亲的理解。这两父女,真的是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与灾难,最后,当博美为了父亲不受火之疼,亲手掐死了父亲,不得不让人唏嘘许久。

        另外,小说地一大特点就是赞扬坚持调查的JC的辛苦,“无用功的多少会改变调查的结果”,加贺父亲的这句话,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这个案件中,除了加贺/松宫,像坂上小林等人纷纷出现,为调查为真相,正是无数人不分昼夜的辛劳和坚持不懈的精神,才能为死者伸冤,才能找到真相。


东野圭吾《假面前夜》

        东野讲故事的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假面前夜》小说由4个篇章构成,每个篇章都可独立成章,又内在存在联系,而且一气呵成,看下去简直停不下来。当然,对于推理小说推理的元素并不是很多,没有精巧的机关诡计,也没有难解的杀人手法,似乎凶案本身已经不成为小说的核心,更多的是对人性的探究、对故事情节的追求。

       文章总体是比较平缓的,作者对故事的驾驭能力很强,一个故事中又有很多不同的转折,当你自认为已经知道真相, 下一秒也许就会出现不同的情况不同的下文。当然也有一些比较“老套”的情节,总体来说是本中规中矩的小说。

 

 

故事一、《戴着面具的人们》尚美主场 前男友 棒球手

       故事梗概:东京的大饭店做前台的尚美某一天遇到了前男友,他服务于某著名棒球手。晚上下班后,尚美突然收到前男友的电话请她帮忙,于是前去西村的房间。身着浴袍的前男友坦白他有婚外情,情人是多次自杀未遂的西村,并且西村不见了。尚美答应保密并帮他寻找,在透过食物的观察后尚美知道了西村是在另一个套房内与另一位男性在一起。次日,前男友再次坦白西村其实是棒球手的情人,他心甘情愿替“罪”,尚美表示理解。后遇到西村,尚美直言知道其与两位男性的关系,西村承认,并表示会与另一位男性结婚。

 

      文中好几次提到尚美的观察力和好奇心,这也为在本文中尚美作为侦探提供说明和契机:

 

      特别是当客人与自己年龄相仿时,尚美的想象力就无法停止,她会仔细观察客人的服饰以及随身物品——尚美确有这样的癖好。

  “我之前应该也跟你说过,来我们酒店的客人都是带着面具的,一个叫做‘客人’的面具,绝不要试图揭开面具”久我说。

 

开篇点题:

 

       看着眼前的一幕,尚美心想:在酒店里不仅仅客人戴着面具,酒店工作人员其实也戴着面具,把他们的面具揭开后,会出现一张张商人的面孔。

 

     “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论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把客人隐藏在面具下面的真是面孔告诉其他人的。不管真相如何,即使那是一张丑陋的面孔,我也决不会揭穿它。”尚美坚定地说道。……如果没有那层面具,横田原子内心深处的憎恶恐怕就要喷薄而出了吧。

 

       这个篇章里用了两次“一辈子仅此一次的请求”,一次是前男友对尚美说的,后来这个“一次的请求”当然不止一次了,说过的人也早已忘记了吧。第二次是尚美想要弄清真相拜托服务员的时候说的……觉得也许尚美说会比较可爱,但这句话好俗滥,明明是这么浪漫的一句话,不知道东野是不是故意呢。

 

 

故事二、《新人登场》新田主场、偏执狂、借刀杀人

       故事梗概:白色情人节翌日在海景房里醒来的新田因命案赶赴现场,某大公司老总被人杀害在晚间跑步路线边的建筑工地上。经过对“烟头”的调查,老总夫人美千代执教的料理课堂上的横森有很大的嫌疑,横森对美千代有偏执的爱意并认为只要杀了老总就可以跟她在一起。新田认为案件还有疑问,并通过“白色情人节”这个特殊节日的意义发现了受害人与夫人之间嫌隙,推理出美千代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但苦于没有证据。

  

       我想说你做了一件没用的事情,毫无意义可言。只是白白葬送了你的人生。”本宫说道。

  横森听后向本宫投来了同情的目光,用毫无变化的语调说道:“你什么都不懂。”

——其实到这里基本能猜测到美千代才是幕后主使,文中好几处暗笔,如美千代手把手教导横森、把丈夫的跑步路线详细告知横森等

 

      “我不认为这是背叛。对她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即便她当时撒了谎,早晚也会被拆穿。她的选择是正确的。而且我已经说过多次了,你们什么也不懂。我本来就是想把她就出苦海,能做到这一点,我就没有遗憾了,我相信她一定也在心里感激我。”横森扬起尖尖的下巴,语气里充满了骄傲。

 

       这个故事最后新田说道美千代戴着面具,从而也与小说的主题“假面”联系在了一起,不仅仅是酒店里才充斥着假面,生活中的人们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戴着假面。而且这个假面有时候看上去是这样的贴合,真是让人害怕!尤其是最后,因为根本没有证据证明美千代与事件有关,这个险恶用心的女人将逃脱制裁,逍遥法外。

 

故事三、《假面与蒙面》 尚美主场 美女作家 狂热粉丝

       故事梗概:这次一出场就是紧张的气氛,5位看上去是作家狂热粉丝的人物入住了酒店,而且在酒店大厅进行监视,尚美与久我准备采取措施,可这时候作家的经纪人已经到了前台。在之后的交谈中,尚美知道了作家其实不是狂热粉丝所言的美女,其实是一位大叔,而经纪人的告知是为了让尚美能帮忙。尚美发现作家每天白天都要出去,但在与经纪人的聊天中却被告知作家每天都在客房里写文。后来另一外充当“间谍”的狂热粉丝假扮某出版社社长骗取尚美打电话给作家,获得了与作家的通话。尚美发现了破绽,得知作家其实是高中女生,而她父亲处于保护的目的假扮作家。尚美答应替他们保密。

 

       故事虽然一波三折,尤其是让人担心狂热粉丝会作出什么不合时宜甚至偏激的事情来,但总得来说却是很和平的结束了,并且让人感到淡淡的温馨。与上一篇带着假面的美千代让人不寒而栗不同,这一个短篇种蒙面的作家让人感受到温暖。

 

故事四、《假面之夜》 尚美+新田 大学教授之死

 

       第一节是在尚美酒店里,带出了带着玫瑰香水的女人以及还毛巾的男人。

       第二节开始就是大学教授的凶杀案,新田和喜欢水兵月的新人理沙一起行动,在询问中,发现一起搞研究的副教授南原提供的其在案发当日晚上入住京东某酒店的证言不实,后来经过询问,南原透露其在大阪的一家酒店过夜。新田认为即使去酒店也会无功而返,让理沙前去。理沙在尚美的帮助下知道南原可能与使用玫瑰香水的女人玲子在一起,新田等人遂进行调查。但一再询问,南原和玲子都不承认认识对方。新田提出了大胆的推理,即“交换杀人”计划。后来的调查也证明这个猜想是正确的,南原在遇见玲子的那个晚上说出了对教授的恨意,在玲子的鼓动下同意帮助玲子杀掉她父亲的另一位遗产继承人,而玲子则帮他杀掉教授。但玲子并没有自己动手,最后,他的丈夫保护了她。

        最后,为了让男女主角真正接触一次,借理沙的口将提供信息的尚美(当然没有说名字了)告诉了新田,虽然这种写法显得套路,但想到这个小说本来就是《假面饭店》系列,那难免要这么套路一下。


这个故事里最让人好奇的反而是玲子与她丈夫的关系:

        田山玲子却摇了摇头说:“我们之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夫妻生活了。但是我们是通知,比其他任何人都了解对方。我丈夫也有情人,对此我也是视而不见。我们之所以不离婚,是因为找不到离婚的理由。而且,在夫妻这个名义头衔之下,有很多事情很方便。”


       这就让人联想到第二个故事里偏执狂对美千代的感情,横森是悲剧的,美千代一开始就是利用他,相形之下,玲子与其丈夫,也许不是爱情,但两人之间的“爱”,更加坚定。

    

 

番外篇、与前篇的联系

 

    就知道本文中会写到前篇凶手那里,果然在番外里详细写了。


    虽然套路多多,但故事真的挺不错的,新田在这里似乎侦探能力大开,比《假面饭店》里厉害多了哦,尚美的刻画反而显得有点脸谱化了,就是个应对能力强、好奇心强的女性,还是正篇里的更有个性和人性吧,总之还是期待东野的新作

东野圭吾——白银杰克

     又名雪国之劫,东野圭吾小说里个人感觉比较难读的一本,难读就是本意,不是诡计有多难懂或者文字又多晦涩,我拿起了三次,中间看完了《虚无的十字架》和《鸟人计划》,才终于看完了。这是东野又一部以滑雪为背景的小说,而且前期太多的滑雪专业术语及滑雪场的日常工作,令人乏味,再加上爆炸案一直没有发生,可读性就不比杀人案件,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并不深刻,情节发展平缓,后来真凶及真想的揭露很是仓促,没有给人惊讶或者反转的感觉。总体来说,喜欢东野的可以收藏,只是喜欢推理的借来读读即可,看完了觉得喜欢再买不迟。

       本书没有走东野一贯的引文与正文双线的风格,一开场就是滑雪场内的日常,然后就是收到“滑雪场内有炸弹”的恐吓信。众高管开始讨论,除了“安全主任”仓田主张报警,其他人都倾向于不报警,最后由社长做了不报警给金钱3千万的决定。后来恐吓者又分别要了3千万和5千万,滑雪场都同意并拿出金钱。中间提及去年的一起滑雪客被单板滑雪者杀害的案件。最后,恐吓者町长的儿子和巡逻员桐林,被巡逻员根津、藤崎和一好管闲事的滑雪运动员千晶抓获,供出他们就是一年前事件的凶手并道出爆炸案的真相,是社长和町长都觉得北月区是滑雪场(自己)的累赘,想把它炸掉。最后,炸弹爆炸了,但威力太小,并且因为收购公司大BOSS亲自考察很满意,决定同时收购北月区,于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本文主要有五方组成,滑雪场内社长、北月区町长代表的一方,滑雪场内仓田、根津、藤崎、千晶代表一方,血案家属入江父子,血案制造者及恐吓者桐林、英也一方、收购公司大BOSS、滑雪技术很好且一定要去北月区的两位老人。其中,仓田这一边是主场,他们为了保住滑雪场而努力,他们中,仓田、藤崎是防守或者是保守的一方,听从了社长的意见,想交付金钱防止炸弹爆炸;而根津、千晶,则类似侦探的一方,想要抓住恐吓者。其他几方出场不多,但也把很多细节体现出来,如社长的态度、入江父子的痛苦、两位老人一定要去北月区的坚持,所以最后的真相到也给人原来如此的感觉,但恐吓者及真凶的两人就显得比较突兀,给人的感觉就是“恐吓者滑雪技术很好”=“真凶”,开始还以为会是千晶几人,虽然他们表现出来都是”好人“,但很期待反转。

      看下来最让人失望的是好几处的“偷听”:根津和藤崎讨论另一位知情者,发现桐林偷听;藤崎打电话,千晶偷听发现恐吓者及赎金的事(这得说话多响亮,而且得说的多清楚啊);社长和町长商量炸掉北月区,英也偷听——所以所有的事都是说话太响亮太清楚的锅!为了推动情节发展也不要这么突兀的来人物来偷听情节来真相啊,尤其是千晶这个人物,存在与否的价值就是多了几万字吧。。。没有她完全不影响这部小说的发展。

      还有因为没有“侦探”的角色,充当“抓获恐吓者”的人物有时让人感觉很无语,比如千晶偷听藤崎的电话后去追问,根津就把爆炸案的事情都告诉了她——霓虹人民真的好朴实真诚啊,最后还要来一句,要保密哦亲,拜托,告诉你的时候仓田也要你保密的说,然后千晶说要告知她的两个堂兄弟————这个爆炸案居然没有人尽皆知绝对是一个BUG;还有,千晶知道爆炸案后分析说:恨!恨这家滑雪场,为了一解恨意才这么做的。钱什么的都无所谓。总之就是为了让滑雪场不好过,最后让它无法经营。”……触动了根津的思绪……想起了入江父子————————这难道不是马上就可以想到的吗?难道大家都没看过柯南吗……;第三次交易,恐吓者明确表示因为有其他人所以中止交易,第四次交易,根津又因为松宫的“鼓励”跟踪藤崎,一起的还有千晶……这时候你们确定恐吓者不会按炸弹了啊,总感觉这么儿戏啊这两个人,当然,结局还是皆大欢喜呵呵哒

     除了槽点,还是有很多触及到思想的点的,比如仓田想要帮助北月町“‘那里一片萧瑟。这种情况下我们总要做些什么吧?’松宫的表情好像刚吃了什么苦的东西一样。‘现在这个世道啊,日本到处都有陷入困境地地区。但是很遗憾,我们没有做义务劳动的余力,我们尚且自身难保呢!’仓田想过他会有这样的回答,没有反驳……“是,松宫的话听上去好像也没什么错,但似乎即使有这样的余力,也会用这样一句话来搪塞、来安慰自己、来漠视那些“萧瑟”吧!

      文章还有对单板和双板的思考(可见东野有多爱滑雪这项运动),“在根津内心,相信滑单板本身没有错,做坏事的是人,不是单板运动本身有什么错,不过是很多滑雪者不遵守规则、不懂规矩。”这其实也适用于很多事物,包括《鸟人计划》中对科学的思考,不也是如此吗?

      对遗族那持久的痛苦也有描绘,大家一直以为没有走出噩梦的是儿子,但其实父亲也是,入江”一看到滑行速度快的单板滑雪者,我就不自觉地看着他们,就会想是不是那时候的肇事者。虽然这么想,但这样就能找到他们是不可能的呀!我看到他们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也不记得他们的任何特征。他们也不会再想来这个滑雪场,我只是不甘心。道理心里是明白的,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找找看,眼睛就下意识地活动。“”被心病所扰的不只是儿子,这位父亲也没有从一年前的噩梦中解脱出来。“与《虚无的十字架》中的态度是一致的。

      最后,本书算是东野的书里结局最好的一本吧,越野大赛成功开幕,仓田和藤崎(文中真心看不出CP)在一起了,根津和千晶应该也是CP,滑雪场有大BOSS收购、且大BOSS表示同时会收购北月区并予以发展,血案的真凶也落网了、入江父子心结去一、虽然道路还有很长,炸弹虽然爆炸、但影响不大、可以友善的想想是不是社长等人对滑雪场还有感情。

  银白的雪道上,选手们如风般飞驰。


鸟人计划——读完

      看来东野还是很稀饭滑雪这个题材的,同《白银杰克》一样, 这部小说背景又是滑雪运动,地点在宫之森跳台。但比《白银杰克》少了点滑雪专业的东西,所以可读性还可以,要知道我白银我还是没读完。

      这本书的评价是最具显示恐怖色彩的一部作品,也是他所有科学类作品的创作起点。纵观全书,确实如此,除了天才滑雪手、一开始就被害的榆井,其他出场的角色都展现了人的恶性。

      泰介,这个书一开端就出现的滑雪教练,一开始就让我们知道他是社长的亲戚、及其重视科学、热爱滑雪,随着情节的发展,他为了追求完美的跳雪、利用女儿接近榆井、利用职员测试机器、利用儿子做实验,简直就是自私自利到极致的一个人,但书中的某些话,似乎也在做着辩解:

    (须川嘲笑他所谓的完美是榆井的翻版,没有个性)”个性什么的,在日常生活中发挥就可以了。比赛不需要个性,掌握能常胜的跳雪技术才最重要。……研究他为什么能飞根本没有意义。如果想飞得跟他们一样,那么变成他们就可以了。”“比起充分运用科学获得胜利的一方来说,反而是因追求‘像个正常人’从而败北的那方更具价值”“为体育而生的人,从来都只被要求胜利,而观众也都渴望着超人的力量……只要动用了国家预算,就要不择手段地摘取奖牌。为了这个目的,就去尝试兴奋剂之类的吧,只是不要被发现——这才是世间真实的声音”“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道路,并应该在那条路上找到自己的价值。你能说古典芭蕾中的伴舞就是为了首席女演员而牺牲吗?”

       成功、完美滑雪,在这个人心里,似乎只有这样的念头,他可以为此不择手段,这就是他表达的意思,但他的行为,却间接害儿子失去快乐、女儿成为杀人凶手、还有岛野的死,在这部小说中,似乎更多的是对科学的批判,但又无可奈何,小说最后,一直追查翔的进步的、被JC给予厚望的亮太所在的冰室兴产,也将电脑引入训练,他们是否为重复泰介的实验,不得而知。

      所以我觉得这部东野前期的小说确实只能算是他科学类作品的起点,科学的应用本身绝不是罪孽或者犯罪,如果应用才是要考虑的重点吧。回归小说,本文出现的人物也众多,到最后好多人物的名字也还记不得,有些看上去重点的人物如片冈如夕子,刻画的很不深刻,无法还原成一个“人”,只是简单的符号,如夕子,只知道她酷似并刻意伪装成榆井的母亲、为了兄弟可以勾引别人并最后莫名其妙杀人。。。恭喜东野又塑造了一个让人讨厌的女性,片冈则更加神秘,出场不多,最后却是看穿峰岸的人,另外还有许多滑雪教练和选手的出场。人物混乱,情节也感觉混乱,但看下去还是能了解故事的发展及人物的心理,虽然从头到尾都有一种“榆井君真是死的冤啊”的感觉。

      峰岸,一直认为“只有让榆井站上真正的高峰,他牺牲的时间才会变得有价值”,他认为他当个好教练就是一种“牺牲”,的确,他在榆井的身上花费了很多的时间与经历,但他完全把榆井当成私人的东西,对滑雪、对榆井,根本就是一种变态的感情。他知道“系统”的事情后,“首先是强烈的嫉妒,他无法容忍自己赌上那么多岁月却终究无法得到的东西,被什么‘系统’轻易地做到。如果认同这个事实,那么他曾坚信的如钻石般璀璨的东西将瞬间变成不值一文的石子“。他似乎对科学并没太多的想法, 只是觉得”榆井终有一天会离自己而去,那时自己将一无所有——不仅会失去已逝的青春,还有帮助榆井站在巅峰的梦想“。所以,他的梦想并非是让榆井站在巅峰,而是”他帮助“榆井站在巅峰。所以,他就产生了杀害榆井的念头。但从文章对榆井的描述来看,这是一个没很多想法、忠于对自己好的人的一个小伙子,收养他、指导他的藤村去世,”守夜时,榆井在藤村的馆前一动不动,整晚低泣‘大伯,大伯……’这是峰岸第一次见到榆井流泪“”藤村时候的一个月内,榆井再未上过跳雪台……开朗的他在此期间再没有笑过。“”榆井不经意地把照片翻到反面,表情顿时凝固了。‘向着太阳飞行’——上面这么写道。……第二天,榆井开始恢复训练,像是被什么迷住心窍般狠命练习“榆井对滑雪的感情,既有对滑雪本身、也有对藤村及他梦想的感情、应该还有对峰岸的感情,不细说中间的描述,就说最后”绝不吃其他的药物“及最后舔了下毒药后说”会原谅我吗”的榆井,其实就看出他虽然追求滑雪上的不断进步,但势必不会“抛弃”教练。

      夕子,更加神奇的杀人理由,只为了弟弟,就投药杀了深爱她的榆井,看得人简直是目瞪口呆,后来更只用了“这一晚,被罪恶感包围“这一句话来表现,至于说什么”自首“什么的,额,也就是说说吧。到最后,她都没有去自首。而且从文章看,她面对JC的询问以及各种表现,都很镇定自若,多亏东野并不怎么描写她,不然肯定更讨厌这个人啊!

      亮太,滑雪选手,虽然不及榆井,但有自己的自信和骄傲。文章很多从他的角度出发的镜头,尤其为了探寻翔的秘密,他偷入实验室、请教授帮忙,可以说是揭开秘密的大功臣。但他似乎就是为了泰介的观点,那就是运动员是以追求胜利为目的的,因为翔的表现让他注意和害怕,所以才会有他一系列的行为,甚至有些行为是明显违法的,但从他的角度出发,似乎这些行为也无可指摘,毕竟他是第二名,榆井死了后,他应该是第一了吧,却被毫不起眼的翔赶超,他的压力要比师门的其他选手都要大,他的行动也就更为积极,最后,他阻止翔毁掉实验室,到底是什么想法, 书中没有说明,我们也只能各自猜测。

      JC在本文中的作用很有限,尤其在峰岸一开始已经认定时凶手并作出说明的情况下,还没有有吉教授的作用大。其他人或突然出现做个证人、或只是作为情节的过渡,我也没什么印象了哈哈。

      本文最大的亮点,就是追寻峰岸的动机,虽然最后揭示了夕子才是幕后真凶,但夕子的动机马上就写出来了,也就少了揣测的机会。峰岸,这个大家都认为应当是受害人的家伙,为什么想要杀榆井?从这里出发,文中还出现了翔诡异的进步,从而引出科学对运动的作用。但正如我之前所说,文中似乎想表达科学的滞后性,如最后“杨伯乐”的出现、代表了只有人类才能产生各种变化;似乎想表达科学的非人性化,如对翔的改变(OR改造),但这一点其实应该归咎于泰介吧;还有科学的效果,就像泰介所说的能创造个无数的“榆井”;最后翔对实验室的毁坏也引人深思,从亮太的角度看,是在泰介跟有吉会面之后,这里有一段“(泰介)’将来,会有更多的日本运动员能轻易成为榆井君那样的高手‘泽村耳边传来’咯吱‘一声,他抬起头,发现是翔发出的。翔似乎正咬紧牙关”,而从夕子的角度看,“夕子和文代在厨房说起事情经过时,忽觉背后有人,一回头,却见翔面无表情地站着……就在这一晚,传来了翔破坏实验室的消息”,翔对实验室的破坏,应该是基于多方面的因素——总之,父亲并非一个合格的父亲,大概是最重要的因素吧。

  最后,也要向这部小说里所有滑雪者的梦想一样,我们还是应该抱着坚定而执着的态度实现梦想——“向着太阳飞行”,但也不应迷失自己,最后被梦想所吞噬。


虚无的十字架——读后杂谈

      东野圭吾的又一力作,这次的主角是承受丧女之痛的中原,在宠物殡仪馆工作的他似乎已经走出了阴影,但前妻小夜子的被害又让我们看到了他的伤痛依旧在、回忆依旧在,那些痛苦、不堪、悔恨,从来没有停止,更遑论消失。他在追查小夜子死前的行踪时,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小夜子和另外一个刚出生就死去的小生命,在一系列的追寻中,他最重要的事,就是寻找“死刑是否该废除”的答案。这个答案到最后也没有清晰的揭露,虽然作者有所倾向,但一切等待读者自己去判断。

      小说的一开始是纱织和史也得出场及相爱,似乎与后面的故事无关,这也是东野经常用到的手法,一开始出现的与主人公往往不同,但其实是故事的中心环节和人物。本作中,将慢慢揭开两位高中生到中年岁月里发生的巨变,并最后与主人公联系起来。

       故事真正开始于中原和小夜子的女儿之死,只是普通的为钱财杀人,对看客来说,只是无数普通案子中的一个,只是死去的是无辜、年幼、可爱的8岁小女孩,如果在报纸上、网络上看到,不知多少人慨叹一声,谴责一声,但也仅止于此。我们不会想到,这不仅仅是小女孩的陨落,也是一个家庭的解体,父母终生的痛苦,亲戚朋友的伤感。

        小夜子被JC连续询问后:

“他们对我说,通常父母不会做这种事,不会有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小夜子呻吟般地说道,捂住了脸,“他们说得对,我为什么会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为什么没有想到,她独自在家时,小偷可能会闯进来。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题外话: 我国的环境看来整体还是很好的,至少我和周边小伙伴小时候经常一个人在家(⊙﹏⊙)b

       孩子的逝去,除了责怪那个凶手,父母心中更是充满了愧疚、埋怨,从这个事件本身来看,母亲心中的自责应该是超过父亲的,这可能也是她在离婚后投入到对死刑制度的研究、对受害者家属的帮助、探索各种与犯罪相关的问题。她的死,似乎是意外,其实更像是一种必然,随着中原的脚步,我们慢慢还原了一个小夜子,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小夜子真是太拼了,而且似乎已经对死刑形成了一种执念,在听完纱织的故事,找到史也,与花惠的反驳中,她说道:

 “真诚面对人生是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标准,根本不值得夸耀。……生命就是这么宝贵,无论凶手事后如何反省,多么后悔,死去的生命都无法复活。……要求杀人凶手自我惩戒,根本是虚无的十字架然而,即使是这种虚无的十字架,也必须让凶手在监狱中背负着。”

    她真心想帮助纱织,因为她清楚纱织自虐自残的背后原因了,但对于史也一家人,其实并没有考虑太多吧。有些人猜测故事最后结局中JC没有找到两人孩子的遗骸是因为小夜子取走了,因为除了两人,只有小夜子知道骸骨的位置,并且很有可能小夜子认为两人已经完成了赎罪,真的是这样吗?从小夜子死前遗作《以废除死刑为名的暴力》中,她这样写道:

 “假设有个孩子,要让他赞成废除死刑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法律禁止杀人,死刑这种制度是国家在杀人,但终究是人在运营国家,所以,死刑制度充满了矛盾——只要这样告诉小孩,小孩子十之八九会同意。我也希望自己是可以接受这套说法的小孩子。”——这是文章的一开端,小夜子总的思想,还是支持杀人者处以死刑的。

遗族并不光是为了复仇的感情,想要凶手被判处死刑。希望各位想象一下,当家人遭到杀害时,家属需要经历多少痛苦和烦恼,才能接受这个事实。即使凶手死了,被害人仍然无法复活。既然这样,遗族到底想要从死刑中追求什么,才能让遗族获得救赎?遗族之所以想要凶手被判死刑,是因为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救赎的方法。既然要求废除死刑,那到底提供了什么替代方法。——但她也知道死刑有时候很无力,并不能消除家属(遗族)内心的悲痛和烦恼,但真如她所说,没有任何其他替代方法可言。

即使法院做出了死刑判决,对遗族来说,并不是获得胜利。遗族没有得到任何东西,只是结束了必要的步骤、完成了理所当然的手续而已。即使死刑执行后也一样,心爱的家人被夺走的事实无法改变,内心伤痛也无法愈合。或许有人说,既然这样,不判死刑也没关系。不,有关系。如果凶手继续活着,‘为什么他还活着?为什么他有活下去的权利?’这个疑问会一直侵蚀遗族的新。有人认为,可以用终身监禁代替死刑,但这些人完全没有理解遗族的感情。即使判处终身监禁,凶手还活着,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每天吃饭、和别人聊天,也许还有兴趣爱好。光是想象这件事,对遗族来说,就痛苦得想死。所以,在此一再重申,遗族绝对无法从死刑判决中得到任何救赎,对他们来说,凶手的死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对遗族来说,凶手的死根本不是‘偿还’,只是走出伤痛这条漫漫长路上的某一站而已,而且,即使经过了那一站,也无法看到未来的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客克服什么、走向哪里,才能够得到幸福。但如果连这种为数不多的歇脚站也被夺走,遗族到底该怎么办?废除死刑,就是这么一回事。——将凶手处以死刑,对遗族来说,只是一个歇脚站,之后的路可能是无穷的迷雾,小夜子还算是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但她真的快乐过吗,中原看到了小夜子的笑,回去问小夜子的母亲时,母亲回忆说是某位凶手被判处死刑后的笑容……这个笑容更能说明小夜子跟中原一样,在女儿被害后,再没有真正快乐过。

……所到底,所谓假释只是为了解决监狱爆满问题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如果XX在第一起杀人案件中被判处死刑,我们的女儿就不会遇害。虽然是XX动手杀了我女儿,但政府让他活命,让他再度回到社会,所以可以说,是政府杀了我女儿。无论杀人凶手是事先由有预谋的计划杀人,还是在冲动之下杀人,都可能再度行凶,但在这个国家,对不少杀人凶手只判处有期徒刑。到底有谁可以断言,“这个杀人凶手只要在监狱关多少多少年,就可以改邪归正”,把杀人凶手绑在这种虚无的十字架上,到底有什么意义? ……只要杀人就判处死刑——这么做的最大好处,就是这个凶手再也无法杀害其他人。——害死小夜子女儿的凶手是在假释其间行凶,且前一个犯罪行为也是杀人,也就是说,如果之前他被判处死刑,或者不能出狱,那小夜子的女儿根本不会死,有这样的背景,小夜子认为杀人者必须被判处死刑的思想就更加坚定。

诚然,小夜子作为一个已经成熟的自由撰稿人,在采访过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后,思想上确实也是有所疑惑和动摇的:律师的观点也很有道理,

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所有的家属都希望杀害亲人的凶手被判死刑,对律师来说,这才是辩护的起点。被告站在断崖绝壁的最前端,前面没有任何路。身为律师,只能为被告摸索是否有后退的路。只要有可以后退一步的空间,就会想方设法让被告退后那一步。这就是律师为被告辩护的职责。(其对死刑制度的看法117)废除死刑论中最强烈的意见,就是可能会因为冤假错案造成枉死,但我的主张稍微不同。我质疑死刑,是因为我认为死刑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假设有一起A事件,凶手被判处死刑。另有一起B事件,凶手也被判处了死刑。虽然是两起完全不同的事件,遗族也不一样,但结论都一样, 都是简单的一句死刑。我认为,不同的事件,应该有各种不同的、更符合每起事件的结局。

 

律师的观点也很有道理,而且很有说服力,但从小夜子稿子后面的空白来看,她虽有动摇,但主观点还是不会变得,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真的会去盗掘纱织孩子的遗骸吗?我觉得并不会,她的相机里有树海的照片,只是她与纱织一起去的时候拍的,而且树海地形复杂、难以辨明方向,纱织因为有特殊的原因才能去过一次后记得路,小夜子难道也能这么准确的记住吗?反而是书中孩子被埋时,纱织抚摸后“孩子仍有余温”这一点更让人多思吧。

而且纱织和史也得赎罪,真的有吗?两人偷尝禁果,却不愿意承担责任,杀死自己的孩子后又各自自责,但他们的自责和赎罪……孩子认可吗、家人认可吗、社会认可吗?先说纱织,完全的堕落,不停的自虐自残,少时离家,完全没考虑老父,她已经因为自己的缘故失去了孩子,还不珍惜仅有的亲人,这是她的赎罪吗?后来父亲因火灾意外身亡,她的堕落就变成了偷东西进监狱。。。这是哪门子的赎罪啊!!!再说史也,相比之下他可好多了,家庭幸福,家境富有,职业亮眼,呵呵,还有家有子,他的妻子花惠说他不知道救了多少孩子——这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吗,救了花惠——这倒是真的,在去树海看望死去孩子的路上碰上要去自杀的孕妇,一眼就到人家家里去了,10天就求婚,呵呵哒,养了别人的孩子就是赎罪了?!当然对于这种善意救人的行为还是支持的。但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母亲、妹妹(当时应该还有父亲),在所有亲戚都快知道这孩子不是你生的情况下,对孩子是好事吗?这可以从他母亲妙子妹妹由美到他家去逼离婚时(而且这个家她们只去过一次)可以看出来,孩子跟亲人一点也不熟,还各自排斥。真不明白这种至亲人的感受不顾、至花惠和小翔于不义之境。。。就是赎罪了。而就在他当着名医院的医生、享受这三口之家之时,杀死的孩子的娘在作肉体生意、不停自虐……这两个人这样的行为,会被小夜子认为是已经赎罪吗?而且小夜子对纱织也明确说过,只有她接受了惩罚,才是第一步。 

东野文中的女性好多都差强人意,不知是东野大男人主义还是不太想过重使用女性角色,这文中小夜子一开始就死了,虽然是主要阐述思想的人,但出场就挂。纱织就是一场悲剧,花惠更加。花惠这个角色一点也不讨喜,年少时责怪父亲,结果选了一个比父亲还渣的人(中途其实她的朋友还提醒过),给了这种渣男自己的全部积蓄、还有母亲辛辛苦苦积攒的积蓄。。。最后想带着渣男的孩子去死,然后史也一对她好,几天就决定抓着这男人去结婚了,婚后好像也就是在家里带孩子,也没见她跟男方家人沟通的情节……这简直就是个文本女性,为了剧情发展而写,连灵魂似乎都不存在。她的父亲是她最痛恨的人,但最后也为了她去当了杀人犯,而她在明知的情况下,情节中还经常出现“早知道早点跟他断绝关系”等等这样的话……也就最后为史也求情说过几句话表现了一下,她这个角色似乎就是为了存托史也“是多么想赎罪”“已经赎罪了”。。。

文章的主题,还在中原在追寻小夜子足迹时不停思考的“罪”与“罚”的问题,死刑到底要不要废除?死刑废除后的替代措施是什么?看了文章后的我们也在不停的思考,而且文中本身就抛出了两种观点,给出了很有说理性的理由,随着小说的发展,情节的发展,这种思考也陷入了焦灼,无法完美平衡各方关系,无法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无法完全说服自己,似乎小说就这样结束了,似乎各种问题才刚刚开始。


假面饭店——东野圭吾

“他的工作,是扯下对手的面具;她的工作,是保护客人的面具”

“我们是团体合作,因此让客人满意,不是哪个人的功劳。相反,如果有不合格的工作人员,给客人添麻烦的话,我觉得那也不单是个人行为,而是我们全体员工的责任”

“只要被宽带一次,他们就会觉得一直是这种待遇,否则就会有怨言。这就是BX”

“因小事心生怨恨,被恨的人也不会注意”


      花了几个早上把假面饭店看完了,总体还是很温馨的感觉,跟《白夜行》这种最后给人一种不能吐气的感觉不同,这本书看下来就是暖暖的。体谅下属精明能干的领导、慧眼识人心眼很好的同事、男女主各有特色智商在线,难得的是很多东野圭吾的小说里女性角色都很配角并且稍稍有点没头脑的意思,但这个小说里的尚美很有爱很机智,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这应该也算前期推理性强的小说了,数字推理现在看来有点牵强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妙用,连续杀人案的应用才是绝妙的,伏笔和线索铺成的都很不错,不失为一本佳作。

      有才但年轻气盛的新田,在尚美和能势力的影响下可以看得到的成长,很羡慕啊。看到他把秘密告诉尚美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因为明显是泄密啊出个万一可不得了,当然尚美也不辜负他的期许,最后尚美要把X4的秘密说出去真的还蛮紧张的(虽然知道不会说了),一边想着要让新田得到教训了一边也责怪这样说出机密的新田。但其实站在新田的角度看,面对一直帮助他支持他又能干的尚美,且已经说穿了“犯人之一”这个无法回避的话题,除了彻底推开尚美也只能把秘密都说出来了,所以无可指摘吧……

       美丽能干负责任的尚美,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新田,用自己的努力感恩帮助她的酒店。这本书里的酒店人文环境不能更佳,好想亲自去体味一下,虽然最后的凶手揭示了一些问题,但总体的描写都还是倾向于美好。尤其是工作人员那种“顾客至上”、遇事不慌乱沉着应对、为对方着想的服务业精神,让我们看到了一流酒店一流工作人员的态度和荣耀。

       看上去猥琐其实机智过人乐于奉献的优秀JC能势,虽然出现的较晚且次数不多,但人物形象也是跃然纸上。。。要是身边也有这样的同事就好了嘤嘤嘤

       总之还是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