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沐

东野圭吾——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东野的小说里又一本父女(子)之爱的,小说主要有三个视角:   新世开发体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柚木/前奥运选手绯田/柚木所在的研究所利用遗传基因发现适合体育运动的人才,因带有B型组合被挖掘的伸吾。

      看完小说来理顺关系,柚木主要承担侦探一角,后期主要由他来揭开风美的身世之谜。柚木作为一名体育运动研究员,他认为遗传基因的排列组合对运动有很大的影响,“在运动能力方面,人类并不是生来平等的。当然了,如果只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天赋的差异几乎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想要成为一名世界级的选手,便和人类的天赋息息相关了。""努力是必要的。五十分努力的人,是不可能靠天赋击败一百分努力的人。不过,如果大家都百分之百的努力,那最终决定胜负的就是个人的天赋了“。他在绯田的女儿风美身上发现了F型组合,因此柚木希望能对他和他女儿风美的遗传基因进行研究,但遭到拒绝。为了能得到绯田的支持,他成为风美的宣传员加安全员,为了研究风美的F型基因来自哪里,他不断奔走;

  绯田作为秘密一方的当事人,掌握着线索,推动情节的发展,并负责上演父女爱:不断受挫、离开怀孕2个月妻子的绯田在比赛地收到妻子生下女儿的喜报。归家后退役的他却察觉妻子智代精神上的异样,以为妻子是育儿神经官能症,结果妻子以跳楼的方式告别了父女两人。悲伤的绯田把全部精力倾尽在女儿风美身上,无意间却发现女儿出生成谜,而这个谜底正式解开妻子自杀的钥匙。某一天,绯田接到上条的电话,上条声称因为风美要找绯田谈谈,而这个上条的妻子,经绯田调查,就是那个被偷走孩子的母亲。 上条直言想要对风美与一位女性进行DNA鉴定,并将女性的血液样本留给了绯田,但他自己却前往酒店与风美见面,且介绍为是粉丝。不幸的是,他卷进一起巴士事故,并最终死亡。同行的风美因为遗漏东西而没有坐上同一辆巴士。绯田在与上条妻子的交谈中发现其与风美的血型不匹配,不可能是风美的母亲。为了找寻真相,前往智代的老家查找她的好友。在柚木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与风美长相相似的女人,也是智代的好友。后来更是从上条患白血病的儿子的信件中了解了事情的真相。风美是上条婚外情的私生女。

  神吾父子: 想要弹奏吉他的伸吾家中只有形同失业的登山家父亲克哉,柚木等人抛出安排就业的诱饵,为了父亲和家庭,伸吾“自愿”加入新世开发少年滑雪俱乐部。看似神吾得场景都与主线剧情无关,但到最后巴士事故的真相揭开,才发现其实他一直处在主线中:正是因为他对父亲和家庭的付出·和他对音乐的爱·和练习没有动力,他的父亲克哉才会受到上条儿子的蛊惑,对巴士动了手脚。在意识到父亲是凶手后,他的状态也一直不好,最后上条在医院死亡后,劝父亲自首。

  巴士事故AND上条父子:小说最终的BOSS和受害者。父亲为了儿子能得到骨髓捐赠者,终于决定去认回失散多年的女儿;儿子为了母亲不受伤害,不想让这个姐姐(还是妹妹?)的存在被知悉,不惜请人行凶,为的是让风美受伤不能捐赠——什么鬼,结果受害的是自己的父亲。

  小说整体来看还算中规中矩,有悬疑有推理有亲情有感动,但并没有给我很大的震撼。比起推理,东野在细节感情描写更佳: 文中有一段伸吾因为现实所迫,也为了父亲,放弃自己的爱好和兴趣,不停的练习再练习。店长送了心爱的CD,回家被父亲发现后却把它说成是“不需要的东西”扔进垃圾桶。我觉得这只是伸吾不想让父亲担心,但作为父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儿子的心意呢,所以他出门去,却把垃圾桶里的CD捡了起来。明明只是简单的描述,但这其中透出的感情,却让人感动又心疼;而 风美说出的”因为爸爸是爸爸,我是我。我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通过练习得来的。我的身上没有一点儿与生俱来的天赋。“”身体什么的,无论从谁那里得来都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区别“这边柚木为了说服风美去说服她父亲同意基因研究,但风美所说的话却已经说明她知道自己的出生秘密,但她爱自己的父亲,父女间的感情显露无疑。所以我一直以为风美最后会知道一切,但到小说的最后也没有点明。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看标题是很不清楚其内涵的,不过最后东野还点题了:(克哉)“有一种鸟叫布谷鸟,它把自己的蛋产在其他鸟——比如伯劳或黄道眉什么的窝里。这样一来,布谷鸟便可以让其他鸟抚养自己的雏鸟。”“天赋这种事情,其实就像是布谷鸟的蛋。在本人并不知晓的情况下,天赋就被偷偷放了进去。神吾身上那种胜过他人的体能,就是我放在他血液之中的布谷鸟之蛋。至于他本人是否感谢这种天赋,那就不得而知了。”“可是,那枚布谷鸟的蛋却不属于我。那是伸吾得东西,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从这边的一段剖白来看,要表达的是人对天赋的态度以及作用。也许有些人在一些事情上有过人的作为,但周围的人或者有权势的人不要强制去要求他们做某件事,因为天赋是属于个人的,是否要运用到这种天赋应该由这个人自己决定,在本文中,伸吾和风美都是有天赋的,但结果却对比很明显,就是因为风美热爱滑雪,而伸吾,虽然感谢因为有天赋才能生活下去,但内心却是抵触的,也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两人的对话也很能体现想法:伸吾“倒也说不上讨厌。明明还有其他想做的事情,但却不得不一直忍耐。我只是无法认同这种事情罢了。”

风美“那你放弃滑雪不就好了。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强迫自己。你这种心态是对其他运动员的不尊重。”当然,这里也突出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悲哀,要是家里条件允许,伸吾也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来练习,而风美,作为前奥运选手的女儿家境肯定是不错的。

  小说的最后,一直坚持研究的柚木也看穿了 “有些人虽然拥有卓越的天赋,但却丝毫不为此感到高兴。鸟越伸吾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对他来说,奥林匹克不是梦想,他只想弹好吉他,就算成为补了专业的音乐家,就算没人为他喝彩,也没有任何关系。制药能接触音乐,他就会感到幸福。对于这种人,你不能对他说‘你有天赋,所以就算不喜欢也要好好练习’。因为,这么做就等于无视他的人格。”……“谁也没有阻碍伸吾实现自己梦想的权力“

  东野的有一本背景为滑雪的小说,前面已经看过鸟人和白银杰克,相比之下这本的可阅读性比另两本强,主要在于悬疑推理的因素更多吧。而且涉及到梦想/科学与运动/天赋与人权,虽然没有深入的谈,但包含的东西已经足够多。

  当然,对于小说的犯人与受害者也要唏嘘一番,看到最后,有一种明明可以避免的感觉,但又不是作,更多是人内心的自私吧,小说没有过多描写上条父子,不知道上条对风美或者是风美的亲生母亲是否有愧疚;上条的儿子,明明信里说着风美是受害者,却诱惑他人犯罪来伤害风美,间接还害了伸吾的父亲……还有很多槽点,但瑕不掩瑜,有时间可以一看。



评论

热度(3)

  1. Oceanside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